嘲笑我的下场,通常不是你所乐见的。”真该死,她讨厌受制于人的感觉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2
  • 来源:性福加油站

  嘲笑我的下场,通常不是你所乐见的。”真该死,她讨厌受制于人的感觉。

  “哪敢嘲笑你,我是为了娶你过门保住小命,总不能让你当寡妇吧?”他还想与她恩爱一生哪!

  “把它当成下辈子的笑话吧!龙雾气得声音从齿缝迸出来。

  冷玉邪用额头轻碰她的额心。“好感动哦!你下辈子还要嫁我为妻。”他故意曲解她的含意。

  “精卫填海。夸父追日都是愚不可及的蠢事,你是聪明人,不该空幻想。”她强抑着温意咬着牙。

  “人必须执着,也许夸父永远追不到太阳,精卫填的海依!日存在,可是他们不曾后悔过努力的去追寻一个理想。”他觉得精诚所至,金石必为其而开。

  龙雾冷静的平复那股怒气,绝然的斜眼他一脸的正经样。“死人是没有后悔的机会。”

  “你对我真好,雾儿,不让我有后悔的机会。”因为他要活着享受美人恩呢!冷玉邪窃笑着。

  连生气都这么可爱,桃腮微晕、柳眉叠影。星眸淡咦,若不是那抹怒剑隐含眼底,当真看不出她在生气。

  一缕柔情油然白心底深处释出,他专注的凝望那张冷冷的粉脸,甜意扩散至四肢。

  “你在看什么?”别开眼,龙雾避视他令人心跳的凝望。

  那是一个男人看他女人的眼光,揉合了温柔、多情、疼惜和纵容,是教人容易深陷其中而无法自拔的深潭,她受不起如此眷宠。

  “你好美,如同月里嫦蛾般皎洁如玉,不染一丝人间烟火,让人生怕一个不慎,站污了你的圣洁。”

  龙雾颊色稍染胭红,不自在的眼神飘忽。“想必这番话你曾对无数女人说过,满廉价的情人私语。”

  冷玉邪食指挑起她的下巴正视着。“我承认自己曾浪荡纵欲情诲过,也曾周旋在温柔堆里,但我从不动心。我扪心自问,以我的长相和家世的确吸引不少女子芳心,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,我从没勾引过良家妇女,我只和烟花女子有过短暂的交欢。”

  是的,他风流,但风流不代表下流,他偶尔会与对他频送秋波的女子调调情,逗逗情窦初开的少女,开些无伤大雅的小笑话,但他从不曾起过邪念。

  也许是不正经、玩世不恭的态度反而更吸引闺女倾慕的心,而他又抱持着不使女人伤心的要命作风,更使他风流之名大噪,即使他连多数女人的小手都没牵过。

  “这和我没有关系。”龙雾不齿自己意对他的话,有股莫名的酸涩味充斥。

  “我的过去和你无关,我的未来跟你的关系可密切了。”见她身子一僵,冷玉邪继续说道:“你可是我未来的娘子。”

  “不可能。”这是出自她的口吗?怎么一点说服力都没有,气虚得很。

  他扬起柔和的笑意。“我会将它变成可能。”他缰绳一勒。“我不需要对女人花言巧语,你是第一个令我心动的人。”

  冷玉邪轻轻的搂着她下马,眼前是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流,游鱼浅虾历历在望,鹅白的石头在水底泛着七彩虹光。

  两岸是些不知名的野花,酡红嫣紫蔚成一片花海,东风轻微的拂过花心,点点黄澄色的蜜粉随之飞扬,像金色的波浪般起伏。

  “好美的景致。”眼前的美景,让龙雾遗忘自己仍被禁烟在某人怀抱中。

  以前她纵马狂奔之际,只为享受风吹拂而过的快感,从未留心四周的景色。

  “的确很美。”冷玉邪看的是怀中美色。

  察觉他炙热的眼光,龙雾脸一红嗫嚅的说道:“还不替我解开穴道。”

  “再等一下。”他抱着她走向溪边大石将她放下,然后轻柔的脱下她的鞋袜。“好细嫩的粉香玉足,骨肉均匀惹人怜。”

  冷玉邪着迷的一再抚触凝脂细滑的足踝,当是出产雪玉,直到听闻佳人不耐烦的嗤鼻声,他才恍然醒悟。

  “回魂了,豆腐味如何?怎么不继续尝尝味道,看合不合你二少爷的口味?”这算什么,轻薄她的裸足?

  他不好意思的讪笑,黝黑的肤色出现红潮。真是丢脸,丑态毕出。原本想扭转她的坏印象,这下子弄巧成拙,想平反自己风流浪子的臭名可难了。

  “你说笑了,我是一时看傻了眼,忘了你的小雪足在我手中。”全怪那双嫩足诱人,害他把持不住。

  “敢情是我的错喽!要不要一刀砍了它向你谢罪。”龙雾字字含冰带霜的冷言着。

猜你喜欢

是呀!我冷刚都一把年纪了,实在难以负荷年轻人的游戏。”他是被吓白了发

是呀!我冷刚都一把年纪了,实在难以负荷年轻人的游戏。”他是被吓白了发。龙贝妮好笑的摇摇头。“冷刚、千屈,我大姊是凡身肉体,不是吃人妖怪。”都三年了,这些人还怕她如妖魁,能避则避

2020-03-08

嘲笑我的下场,通常不是你所乐见的。”真该死,她讨厌受制于人的感觉。

嘲笑我的下场,通常不是你所乐见的。”真该死,她讨厌受制于人的感觉。“哪敢嘲笑你,我是为了娶你过门保住小命,总不能让你当寡妇吧?”他还想与她恩爱一生哪!“把它当成下辈子的笑话吧!

2020-03-08

对嘛、对嘛!那个女人又不是猪,只会吃和睡,现在八成又在哪里胡作非为了

对嘛、对嘛!那个女人又不是猪,只会吃和睡,现在八成又在哪里胡作非为了,千万别把我的雯雯给带坏。”凯文和马特,一唱一和地搭着。“闭嘴!那个女人是你的堂妹,我的亲爱小妻子,不要任意

2020-03-08

好人不好玩,常常坏人欺负又短命,当坏人才可以欺负别人

好人不好玩,常常坏人欺负又短命,当坏人才可以欺负别人。”又是一个骄傲自负的蓝家本色,只许我负人,不许人负我。“好吧。虎克船长,出发了,目标二十四街,走路去。”“什么呀?走路?那

2020-03-08

雅儿古怪刁钻,难缠得很,还是琉璃的耳根子软,最好沟通。

雅儿古怪刁钻,难缠得很,还是琉璃的耳根子软,最好沟通。”钟神秀关爱的眼神落在另一个人身上。向景天一摆手。“琉璃也不肯说,说来说去都怪千屈,吃饱了没事干么要去招惹柳家妹子。”怎么

2020-03-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