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呀!我冷刚都一把年纪了,实在难以负荷年轻人的游戏。”他是被吓白了发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3
  • 来源:性福加油站

  是呀!我冷刚都一把年纪了,实在难以负荷年轻人的游戏。”他是被吓白了发。

  龙贝妮好笑的摇摇头。“冷刚、千屈,我大姊是凡身肉体,不是吃人妖怪。”

  都三年了,这些人还怕她如妖魁,能避则避、能逃则逃,逃不了避不去才缩着脖子当乌龟,没点到他的名就尽量窝着不探头,等暴风雨过去才敢呼吸。

  “夫人言轻了,令姊比吃人妖怪还恐怖,明明错的人是她,到头来赔罪磕头的是我。”冷刚可不敢领教她的个性。

  “刚刚我好像听到吃人妖怪四个字,是哪个不怕死的可爱宝宝说的呀?”龙青妮像背后灵一样冒出来。

  冷刚僵着笑脸猛打衣摆。“龙大小姐,好,你几时来的?玩得还愉快吧?”倒霉,他忘了烧香拜佛了。

  “原来是‘刚刚’呀!你老实憨厚,应该没向天借胆在背后数落找吧?你知道我这个人一向脾气很‘和善’。”

  “是……是……大小姐是天下最善良的人。”善于欺压忠良。他只得唯唯诺诺的奉承。

  “是吗?那你一定非常乐于帮我把梁子上的燕巢摘下来喽?”龙青妮眨着无邪的眸光“恳求”他。

  “啊——我……我非常……乐意。”冷刚苦哈哈的垂着肩膀,爬着楼梯摘令他起疹子的燕巢。

  “对了,千屈,你好像要带纤云妹妹回娘家哦?”这帮死小子,见着她就想跑。

  哇——她是不是派了大内密探窃听。“你听错了,我是说大家有空到江陵坐坐。”风千屈连忙澄清。

  坐?!坐你的头啦!“原来是我耳背听错了,我还想陪你们回娘家省亲呢?”

  “大小姐若想到江陵玩,我和拙荆一定以上礼待之。啊——我得先把礼物带进去,失陪了。”又一个人蛇藉机脱逃了。

  “大姊,你就收收小孩子玩性,不要吓着了他们。”冷天寒轨道。心想幸好她不常来,不然斜剑山庄会真成了她口中的破剑山庄。

  “哎哟,贝儿,瞧瞧你老公说的,好像我百般凌辱他们似的。”她是在锻练他们的临场反应耶!

  龙贝妮无聊的弹弹指甲,拨弄落在衣领上的落叶。“姊夫呢?”

  “嗄?!”死小孩,总是天外飞来一笔,教她应接不暇。“他……有事。”龙青妮含糊的说。

  “有什么事?”

  “办公事。”

  “天下的公事再大,怎么也比不上亲亲老婆的‘逃家’。”可怜的男人。龙贝妮替姊夫叹息。

  哇!太神了,她用哪只眼睛猜到的。“可爱的小贝儿,姊姊我怎么可能会逃家呢?你多心了。”

  “心多不多我不知情,但有一件事我很确定。”二十几年的姊妹,自己还会不了解她?

  “确定什么事?”龙青妮问道。听听比较不伤身。

  “姊夫很生气。”被丢下的人,火气一定不小。

  大姊自从结婚后,就和老公寸步不离,当然也是她丈夫看得紧,不然以她爱玩的天性,只怕姊夫得一天到晚找老婆,生怕她玩出个意外。

  龙贝妮就是被她大姊意外的给玩到唐朝。

猜你喜欢

是呀!我冷刚都一把年纪了,实在难以负荷年轻人的游戏。”他是被吓白了发

是呀!我冷刚都一把年纪了,实在难以负荷年轻人的游戏。”他是被吓白了发。龙贝妮好笑的摇摇头。“冷刚、千屈,我大姊是凡身肉体,不是吃人妖怪。”都三年了,这些人还怕她如妖魁,能避则避

2020-03-08

嘲笑我的下场,通常不是你所乐见的。”真该死,她讨厌受制于人的感觉。

嘲笑我的下场,通常不是你所乐见的。”真该死,她讨厌受制于人的感觉。“哪敢嘲笑你,我是为了娶你过门保住小命,总不能让你当寡妇吧?”他还想与她恩爱一生哪!“把它当成下辈子的笑话吧!

2020-03-08

对嘛、对嘛!那个女人又不是猪,只会吃和睡,现在八成又在哪里胡作非为了

对嘛、对嘛!那个女人又不是猪,只会吃和睡,现在八成又在哪里胡作非为了,千万别把我的雯雯给带坏。”凯文和马特,一唱一和地搭着。“闭嘴!那个女人是你的堂妹,我的亲爱小妻子,不要任意

2020-03-08

好人不好玩,常常坏人欺负又短命,当坏人才可以欺负别人

好人不好玩,常常坏人欺负又短命,当坏人才可以欺负别人。”又是一个骄傲自负的蓝家本色,只许我负人,不许人负我。“好吧。虎克船长,出发了,目标二十四街,走路去。”“什么呀?走路?那

2020-03-08

雅儿古怪刁钻,难缠得很,还是琉璃的耳根子软,最好沟通。

雅儿古怪刁钻,难缠得很,还是琉璃的耳根子软,最好沟通。”钟神秀关爱的眼神落在另一个人身上。向景天一摆手。“琉璃也不肯说,说来说去都怪千屈,吃饱了没事干么要去招惹柳家妹子。”怎么

2020-03-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