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周空空的,只有一个小朗在那里旁若无人的吃他的鸡翅膀,显得很是悠闲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94
  • 来源:性福加油站

  四周空空的,只有一个小朗在那里旁若无人的吃他的鸡翅膀,显得很是悠闲。

  一下子两帮人都把目光集中到小朗身上,阴沉纨绔子弟跨了两步过来,沉声道:“朋友,你要多管闲事?”

  小朗毫不在意笑道:“有吗,我什么时候多管闲事了?”

  阴沉纨绔子弟傲然说:“我田启良的判断不会有错,刚才就是你出手。”

  “天气凉?”小朗哑然失笑,神秘的问道:“莫非你就是洛阳城大名鼎鼎洛阳十三少天气凉?”

  “不错,我就是洛阳城田启良。”阴沉纨绔弟子头一昂,果然大有洛阳十三少的英雄气概。

  小朗于忍不住笑了起来,指着田启良哈哈笑道:“我说良兄,天气凉你就多加两件衣服嘛,干吗放火烧自己啊?”

  田启良一下子跳了起来,原来他的屁股部分裤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烧了起来,他连忙一鼓真气,想把屁股上的火用真气灭掉,谁知道那火竟然诡异至极,根本不受他的真气压制,还很不给面子越烧越旺,呼呼作响,甚有气势,大有向脸面蔓延的趋势,于是田启良再也顾不上什么高手风度了,连忙用手拍起来。

  其他十几个纨绔弟子比他更惨,那火还特别变态,专往人家屁股烧,当然也有例外的,那就是那位小泉兄,他的屁股没事,依然衣衫光鲜,可就是裤裆着火了,估计很可能会影响某些功能。

  于是乎一帮人在那里大呼小叫,或猛拍屁股,或者狂抓挡部,好不壮观。

  仓尘学院的几名学生早已笑成一团,尤其是那个可丽若,用手掩着小嘴,看着那帮千姿百态的纨绔子弟,笑得花枝乱颤,眼泪都差不多流出来了,那个天澜还好一点,可是也是一脸笑意。

  火非常奇怪,只烧衣服和头发,却不怎么伤人。

  很快那帮纨绔子弟一个个冒出了焦味,天澜忍住笑,向小朗拱拱手,说:“前辈,他们虽然行为不堪,但是罪不至死,您看。。。。。”

  小朗哈哈一笑说,“你别冤枉我,你可没有证据证明我放火烧他们。”

  天澜也是极为聪明的人,连忙说:“是是是,恕晚辈唐突,您看能不能出手救他们一下?”

猜你喜欢

是呀!我冷刚都一把年纪了,实在难以负荷年轻人的游戏。”他是被吓白了发

是呀!我冷刚都一把年纪了,实在难以负荷年轻人的游戏。”他是被吓白了发。龙贝妮好笑的摇摇头。“冷刚、千屈,我大姊是凡身肉体,不是吃人妖怪。”都三年了,这些人还怕她如妖魁,能避则避

2020-03-08

嘲笑我的下场,通常不是你所乐见的。”真该死,她讨厌受制于人的感觉。

嘲笑我的下场,通常不是你所乐见的。”真该死,她讨厌受制于人的感觉。“哪敢嘲笑你,我是为了娶你过门保住小命,总不能让你当寡妇吧?”他还想与她恩爱一生哪!“把它当成下辈子的笑话吧!

2020-03-08

对嘛、对嘛!那个女人又不是猪,只会吃和睡,现在八成又在哪里胡作非为了

对嘛、对嘛!那个女人又不是猪,只会吃和睡,现在八成又在哪里胡作非为了,千万别把我的雯雯给带坏。”凯文和马特,一唱一和地搭着。“闭嘴!那个女人是你的堂妹,我的亲爱小妻子,不要任意

2020-03-08

好人不好玩,常常坏人欺负又短命,当坏人才可以欺负别人

好人不好玩,常常坏人欺负又短命,当坏人才可以欺负别人。”又是一个骄傲自负的蓝家本色,只许我负人,不许人负我。“好吧。虎克船长,出发了,目标二十四街,走路去。”“什么呀?走路?那

2020-03-08

雅儿古怪刁钻,难缠得很,还是琉璃的耳根子软,最好沟通。

雅儿古怪刁钻,难缠得很,还是琉璃的耳根子软,最好沟通。”钟神秀关爱的眼神落在另一个人身上。向景天一摆手。“琉璃也不肯说,说来说去都怪千屈,吃饱了没事干么要去招惹柳家妹子。”怎么

2020-03-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