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儿古怪刁钻,难缠得很,还是琉璃的耳根子软,最好沟通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5
  • 来源:性福加油站

  雅儿古怪刁钻,难缠得很,还是琉璃的耳根子软,最好沟通。”钟神秀关爱的眼神落在另一个人身上。

  向景天一摆手。“琉璃也不肯说,说来说去都怪千屈,吃饱了没事干么要去招惹柳家妹子。”

  怎么他也有事?“就准你们吃面,不准人喊烫呀!我看八成是庄主夫人出的馊主意。”

  “千屈,别把你的无能赖在我的贝妮身上。”冷天寒握着拳头在风千屈的鼻头下晃动。

  “我看龙雅也参了一脚。”

  “你的琉璃妹妹也跑不掉。”

  “可是绕来绕去都是因为一个人。”向景天指出。

  “你!”

  三双手臂同时指风千屈,如果不是他不要脸的去追柳纤云,四个人怎能可能凑成一桌。

  风千屈也委屈的道出,“都是夫人在背后鼓动我。”

  “喂!你们这群男人几时也这么婆婆妈妈的,窝在那讨论出结果了没?我听得耳朵部长虫了。”贝妮说着。

  “聒噪的男人。”龙雅不齿的笑。

  “我第一次看到天哥跟人吵架也!”琉璃睁着丹凤眼,惊讶的听着他们的句句对谈。

  “这就是男人的真面目。”柳纤云偷笑的低头茗香。

  四个大男人无奈的互看一眼,得出结论,他们放弃讨论,自个儿看好自己的心上人。

  “景天,外面的布置如何?”

  “差不多了,该烧的都烧了,各地商号也命令他们暂停营业一个月,当是放他们假。”

  “该是咱们收网的时候,可是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,该不会是某人的计策失效吧?”钟神秀的影射立刻引起某人的抗议。

  “放长线钓大鱼,做人要有耐性点。”

  就在他们互相指责调侃的时候,又有两个男人踏进挽花阁里。

  冷刚满脸忧愁蹩着眉头,不知该如何报告的猛抓头抓。柳玉堂则笑容满面洋溢着“你这下糟了”的可恶表情,令在场的人不知该喜还是忧。

  “庄主,咱们庄里来了一些人。”冷刚不敢直言。

  “什么?看你紧张的。”

  冷刚直的不敢说,他怕夫人听了不高兴拂袖而去,到时庄主一定会受不了,而他这个下人……

  “玉堂,你说。”看冷刚支支吾吾的半句话敢说不齐,冷天寒只好找比较镇静的人来开口。

  “大厅里有一个小姐带来两个丫环,还带来一大堆‘陪嫁品’,嫂子,这跟你有点关系哦!”

  “玉堂,说重点。”冷天寒斥责着。

  “这位小姐自称是冷大庄主的未婚妻,特地来杭州履行婚约的。”

  “胡闹,我哪有未婚妻?贝儿,你别听他胡说。”

  冷天寒忙向贝妮解释。

  “她自称是来自苏州首富杜峰的家中,闺名海棠。”

猜你喜欢

是呀!我冷刚都一把年纪了,实在难以负荷年轻人的游戏。”他是被吓白了发

是呀!我冷刚都一把年纪了,实在难以负荷年轻人的游戏。”他是被吓白了发。龙贝妮好笑的摇摇头。“冷刚、千屈,我大姊是凡身肉体,不是吃人妖怪。”都三年了,这些人还怕她如妖魁,能避则避

2020-03-08

嘲笑我的下场,通常不是你所乐见的。”真该死,她讨厌受制于人的感觉。

嘲笑我的下场,通常不是你所乐见的。”真该死,她讨厌受制于人的感觉。“哪敢嘲笑你,我是为了娶你过门保住小命,总不能让你当寡妇吧?”他还想与她恩爱一生哪!“把它当成下辈子的笑话吧!

2020-03-08

对嘛、对嘛!那个女人又不是猪,只会吃和睡,现在八成又在哪里胡作非为了

对嘛、对嘛!那个女人又不是猪,只会吃和睡,现在八成又在哪里胡作非为了,千万别把我的雯雯给带坏。”凯文和马特,一唱一和地搭着。“闭嘴!那个女人是你的堂妹,我的亲爱小妻子,不要任意

2020-03-08

好人不好玩,常常坏人欺负又短命,当坏人才可以欺负别人

好人不好玩,常常坏人欺负又短命,当坏人才可以欺负别人。”又是一个骄傲自负的蓝家本色,只许我负人,不许人负我。“好吧。虎克船长,出发了,目标二十四街,走路去。”“什么呀?走路?那

2020-03-08

雅儿古怪刁钻,难缠得很,还是琉璃的耳根子软,最好沟通。

雅儿古怪刁钻,难缠得很,还是琉璃的耳根子软,最好沟通。”钟神秀关爱的眼神落在另一个人身上。向景天一摆手。“琉璃也不肯说,说来说去都怪千屈,吃饱了没事干么要去招惹柳家妹子。”怎么

2020-03-08